嗨,欢迎来到南海盐步内衣协会

收藏本站  人才招聘  官方微博
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行业快讯

大牌服装的维权之痛

2015-03-23  返回

[导读] 对每一款被仿制的服装都进行法律维权,显得不太现实也太过繁琐。   “亲,是明星同款吗?”   “放心吧 ...

    对每一款被仿制的服装都进行法律维权,显得不太现实也太过繁琐。

  “亲,是明星同款吗?”

  “放心吧,亲,和明星的一模一样。”

  “好的好的,要快点寄给我哦。”

  这是我们搜索淘宝明星同款之后,和店主对话,回答最一致的一个答案。明星同款,其实就是所谓的高仿或者是抄袭。因为价格优势,对那些向往奢侈品牌却囊中羞涩的人来说,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  随便翻看一家明星同款,我们都会发现,销量出奇的高,价格出奇的低。车仔欧美针织专卖店,高圆圆、孙俪同款长袖套头毛衣针织衫售价45.02元,截至3月6日,成交记录2367。

  淘宝不是在打假吗,为什么这样的服装还能挂在这里售卖,其实,这就是品牌服装真正的痛点所在。

  一样并不违法

  电话联系上浙江萧山区一家服装厂,一名李姓负责人告诉记者,只要提供服装照片或者样衣,他的厂就可以仿制。所需面料可以由客户提供,也可以全部交给厂里置办。记者表示“担心涉嫌侵权”,“服装本来就是没有专利的,只要不加上原品牌商标,不要紧。”

  北京秀水服装区,一名女店员告诉记者,“我们主要做一线奢侈品牌的高仿,只要有图或样衣,拿过来我们就可以做。但店家只负责高仿服装,吊牌、商标需另做。”当记者问及高仿A货是否可能流入正品店或正品网店,该店员表示,“找我们拿货的,什么店都有。”

  这两家的回答似乎都向我们证实了一件事情,只要不仿造商标,仿造设计,并不违法。正因如此,我们看见,正品服装在设计上的维权成了一句空谈。

  而这,并不是大牌服装真正的痛。香港一家高档品牌的张姓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没有商标不能侵害品牌,质量问题、售后服务都和品牌无关,所以,尽管影响销量,但是对品牌无影响,我们还是可以承受的,毕竟,高档服装不是卖给普通大众的。”

  而最让大牌服装头痛的是高仿,即挂着服装的标,却并不是自己的工厂制作的衣服,一旦出现质量问题,品牌就会因此受累。“只要看见代购我们品牌的衣服的店,我就紧张,气愤。”

  但是,张也透露,这种维权真的是一条漫长的路,“我们曾经试过,但是取证、起诉、开庭审理,到最后索赔,公司不仅没获得多少赔偿,还搭进去很多精力和物力。”

  因为,高仿服装和其他领域高仿一样,只有最后把它变成高仿品的人才被追究法律责任,而这样的人往往都不是什么有钱人,或者说有自己的企业,都是代加工,所以,一是人不好找;二是找到了,赔偿也是空谈。最重要的是,刚告了这一家,那一家又冒出来了,“烦不胜烦”。到后来,张说,我们索性就不管了。

  但是,品牌是好不容易才做起来的,“不管”多少看起来都像是一句气话。

  其实,和张有着同样烦恼的品牌还有很多。

  告状不容易

  2013年,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觉得很烦,因为,这家国内著名的服装厂商遭遇了“傍名牌”的困扰。

  在雅戈尔发给工商局的一份举报材料上,雅戈尔称,发现有人利用香港宽松的企业注册环境将该公司持有的“雅戈尔”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字号在香港登记注册为公司,然后以委托的方式在内地生产、加工、销售与该公司同类的商品。

  在香港注册登记以“雅戈尔”相同或者近似文字为字号的公司共有18家,其中目前仍然登记在册尚在经营的有14家。

  雅戈尔毅然提起诉讼,要求赔偿,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,查处、赔偿,不了了之。这之后,傍“雅戈尔”的情况并未消失,雅戈尔因为这样的侵害,在公众的心目中已经离高大上越来越远。

  除了我们的本土品牌,很多国际大牌也是在中国来回奔波,如古奇、哥伦比亚等等,为保护自己的商标作战,但是我们看见,高仿依旧横行。有需求,就有市场。

  因为维权的路很难走,所以,很多的服装品牌选择了沉默,“我们宁可乐观地认为消费者有较高的鉴赏能力,能区别正品和仿品,我们也不愿意再走起诉维权之路,意义不大。”张告诉记者。

  杜绝网络销售

  但是一个品牌总不能就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放任不管,所以,我们发现,很多品牌在经历了电子商务平台的假货横行之后,开始选择退出电子商务平台。

  张很直接地告诉记者:“我们没有任何形式的网购、代购,所有的网络销售都是没有我们授权的,如果他们卖的比我们的批发价还便宜,那一定不是正品。”

  而且,经过几次繁琐的维权,张也坦诚,还是有一些效果的,因为前不久就有一家看上去像淘宝店主的批发商前来退货,拿来的衣服是剪了标的,而该品牌的承诺是,不是质量问题概不退货,况且还是被剪了标的衣服,更不可能退。

  于是,店员就看到了该店主肉疼的样子。毕竟,一件简单的夏装批发价也在500元左右,这样的损失要是多的话,生意就做不下去了。

  所以,尽管高仿货依然在,但是坚守店面给出承诺,为该品牌的形象还是赢回了一些分数。

  不过,张也担忧,在一个传统行业都在喊电子商务的当下,他们这样的做法,会不会最后让他们被淘汰出局。

  张的担忧也是很多国际大牌的担忧。

  2014年初,Miuccia Prada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说过自己讨厌电子网站,认为那种经营方式不适合奢侈品牌,虽然Prada品牌的配饰在电子网站上都有售而且深受欢迎,但是成衣却很少见到。

  业内专家指出,从长期来看,如果奢侈品牌离开网购平台,将会丧失很大一部分生命力。

  所以我们看到,LV和淘宝签下打假协议,一旦打假,必定要对方倾家荡产。这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LV的权益,但是“商人逐利”,傍名牌现象是打不尽的。

  于是,为了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又能提高销量,去年6月Kering集团与Yoox集团合作推出网店,包括Gucci等都参与其中,奢侈品集团巨头Kering似乎为网络打假提供了另一个新方向。

  2014年6月份开云集团与Yoox集团合作协议框架下的六个奢侈品牌网店正式推出,旗下包括Gucci、Bottega Veneta、Stella McCartney、Saint Laurent等品牌都有网上店铺,销售服装、包包、鞋子、珠宝等多种商品,品牌自理网上店铺。

  换个思路 换个活法

  “服装制造周期正越来越短,去年国内主要品牌的出新周期大概为15天,今年已缩短为1个星期了。”服装协会的一位负责人说,“于是,对每一款被仿制的服装都进行法律维权,显得不太现实也太过繁琐。”

  另一方面,“行业本身的特点也决定了知识产权维护难度不小。比如,更换面料,改动几处关键点设计,虽然服装看上去便是明显的仿制,也很难被划入侵权的范围。”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些知名品牌服装就难逃被模仿的厄运。

  而且,目前,由于司法诉讼漫长、法律空白以及处罚力度不足,违法成本低和回报高,才导致傍名牌现象盛行。为此,业内认为,修订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中应该引入了保护商业标识的概念。

    只有这样,才能给企业维权一个灿烂的明天。
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 | 关于本站 | 互动交流 | 联系我们

Powered by Yanbuneiyi.org ©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
Copyright © 2013 Yanbuneiyi.org.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32173号